也说“吃”的那些事

励志文章 阅读(782)
fg电子

  忙完工作已经八点多,原本说好的全家散步,因时间不早只剩我一个在坚持。在小区路口等待过马路的瞬间,偶一扭头,见一位熟人,相互打个招呼。人家对我很亲热,可我,心里怎么也亲热不起来,哪怕表面上装装样子也真的装不出来。

  我们之间认识很久很久,也从来没有过节,但内心总在排斥;对人家单方面的亲热,反而觉得虚伪、造作。究其原因,还得从旅行中的一件小事说起。

  不记得哪一年,也不记得是去哪儿旅游了。唯独记住的,是早饭后返回房间的途中,一个朴实的女孩在餐厅门口卖干果,价格便宜,我们几个女游客都在购买。一种干果卖完,女孩去仓库里拿货,摊位暂时没人看管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上文中提到的那位熟人,拉开挎包拉链,把最贵的干果(好像是碧根果)往包里捧着装!一边装,一边还招呼我们“赶紧点儿”!于是围观的大伙,以品尝的名义,几乎每人一把干果。我傻傻站着,说不动心太假,但就在我犹豫着迟迟没动手之际,女孩搬着一袋干果回来了。我如释重负,赶紧花钱买了二斤巴旦木返回房间。

  自从这件事后,对这位熟人便产生了距离,再也亲近不起来,连最初建立的好感也荡然无存。至于后来,偶尔见面,仅限于打个招呼寒暄几句。若人家拉着我的胳膊表示亲热,顿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。

  无独有偶,前年暑假在学校外面路口买水果(可能是青苹果),又遇到类似的事情。因为学生放假,买卖很冷清,卖水果的只一位男士,没有家人陪同。当摊主到前面驾驶室取东西时,一位女顾客,打开电动车后座,动作麻利地把水果装进车座下的“小仓库”,然后锁上车座,装模做样地拿个塑料袋,象征性地买了几个。不认识,不了解,为了人身安全,我只能装作没看见。等人家骑车远离,我一边挑选水果,一边对摊主说,以后卖东西,最好来个人看摊……

  类似的,还有超市的副食品和小型水果区。我们每次买东西,总见到顾客以“尝”的名义,明目张胆地给孩子拈一个,乘人不备一抓一大把,然后塞给孩子,然后就不用花钱买了。甚至有些成人,也在不断“尝”着“免费”的零食。每每看到这种情况,我都悄悄告诉孩子,想吃什么就花钱买点儿,咱不能占这种小便宜。一次在鸿泰购物广场买水果,又看到一位奶奶随手给小孙子拿吃的(忘了具体是什么),没有丝毫的“不好意思”。我又趁机说教起儿子,旁边一位年轻妈妈,也开始对坐在购物车上的宝贝展开教育,“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,没买下的东西咱不能吃……”然后对旁边的人说,别看是便宜,贪小便宜吃大亏!我瞬时有了同盟军的感觉!

  其实,同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。夏秋时节,路旁常有农民卖瓜果蔬菜,纯朴的乡亲总会拿出一份让我们“先尝后买”。大多数人尝过了会买一些,倒也不乏个别人只尝不买,还借口不合口味。其实,敢于让人当面品尝的,肯定质量可靠,且符合大众口味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价钱合适,我都是直接购买,遇上特别恳切推辞不过的才尝一尝,只要尝过就一定买,不能让卖主失望或损失。就在今天早上,小区门口一个菜摊,只卖红红的柿椒,颜色鲜艳,圆润饱满。我问价钱,得知小一点儿的一块钱一斤,那堆大点儿的一块五一斤。然后,正在付钱的大妈就说:“哎呀,我不知道价钱不一样,两边都拾了,你得给我按便宜的算……”估计卖主也是第一次来,说是种得多了吃不完才拿来卖,就爽快地答应了。这价钱比超市已经便宜许多,我直接买了几个小点儿的。

 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老家,父母总教育我们“宁可穷死饿死,也不能偷别人东西。”田间地头的果树多无人看管,但村里的孩子们从来不去偷摘。大人们不光要求“人”做到,而且连放养的牛羊也不能偷吃瓜果和庄稼。于是,我们放牛时的主要工作,就是把住地头,不让牛跑进田里偷吃庄稼。人多时,每人把守一块地头,任牛羊在山坡上游荡;人少时,就紧跟在牛背后,或者干脆牵着牛鼻子走,防止它们跑进田里。当然,村里也有一户人家,大人孩子代代传承,经常偷摘村里的瓜果蔬菜,为全村人所不齿,更成为大人教育我们的反面教材。按理说,除了自家地里产的,加上隔三差五偷来的,这户人家应该过得富足才对,只可惜他家几个孩子的生活,至今还是紧巴巴的,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。

  过去日子紧张,背地里拿点儿吃的尚可理解;现在物质这么好,再去私下搞这些小动作,真的令人无语至极。虽然这些事与我毫无损失可言,但看到了仍觉得不舒服;就像那位熟人,对朋友好到无可挑剔,但我就是喜欢不起来。

  我们爱孩子是本能,关于这一点儿,连动物也能做到;关心朋友,多数人能做到。但我们的善良,为什么不能分给陌生人一些呢?在无人监督的区域,才能真正考验我们的人性。独自一人贪占便宜,危害范围尚有限;当着孩子的面占便宜,往后的影响不言而喻。

  upload.jianshu.iousersupload_avatars85859284957897b-1136-42e2-acf6-484b5dd9804a.jpg?imageMogr2auto-orientstrip%7CimageView21w96h96

  爱如你我

  0.6

  2019.07.21 21:49*

  字数 1856

  忙完工作已经八点多,原本说好的全家散步,因时间不早只剩我一个在坚持。在小区路口等待过马路的瞬间,偶一扭头,见一位熟人,相互打个招呼。人家对我很亲热,可我,心里怎么也亲热不起来,哪怕表面上装装样子也真的装不出来。

  我们之间认识很久很久,也从来没有过节,但内心总在排斥;对人家单方面的亲热,反而觉得虚伪、造作。究其原因,还得从旅行中的一件小事说起。

  不记得哪一年,也不记得是去哪儿旅游了。唯独记住的,是早饭后返回房间的途中,一个朴实的女孩在餐厅门口卖干果,价格便宜,我们几个女游客都在购买。一种干果卖完,女孩去仓库里拿货,摊位暂时没人看管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上文中提到的那位熟人,拉开挎包拉链,把最贵的干果(好像是碧根果)往包里捧着装!一边装,一边还招呼我们“赶紧点儿”!于是围观的大伙,以品尝的名义,几乎每人一把干果。我傻傻站着,说不动心太假,但就在我犹豫着迟迟没动手之际,女孩搬着一袋干果回来了。我如释重负,赶紧花钱买了二斤巴旦木返回房间。

  自从这件事后,对这位熟人便产生了距离,再也亲近不起来,连最初建立的好感也荡然无存。至于后来,偶尔见面,仅限于打个招呼寒暄几句。若人家拉着我的胳膊表示亲热,顿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。

  无独有偶,前年暑假在学校外面路口买水果(可能是青苹果),又遇到类似的事情。因为学生放假,买卖很冷清,卖水果的只一位男士,没有家人陪同。当摊主到前面驾驶室取东西时,一位女顾客,打开电动车后座,动作麻利地把水果装进车座下的“小仓库”,然后锁上车座,装模做样地拿个塑料袋,象征性地买了几个。不认识,不了解,为了人身安全,我只能装作没看见。等人家骑车远离,我一边挑选水果,一边对摊主说,以后卖东西,最好来个人看摊……

  类似的,还有超市的副食品和小型水果区。我们每次买东西,总见到顾客以“尝”的名义,明目张胆地给孩子拈一个,乘人不备一抓一大把,然后塞给孩子,然后就不用花钱买了。甚至有些成人,也在不断“尝”着“免费”的零食。每每看到这种情况,我都悄悄告诉孩子,想吃什么就花钱买点儿,咱不能占这种小便宜。一次在鸿泰购物广场买水果,又看到一位奶奶随手给小孙子拿吃的(忘了具体是什么),没有丝毫的“不好意思”。我又趁机说教起儿子,旁边一位年轻妈妈,也开始对坐在购物车上的宝贝展开教育,“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,没买下的东西咱不能吃……”然后对旁边的人说,别看是便宜,贪小便宜吃大亏!我瞬时有了同盟军的感觉!

  其实,同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。夏秋时节,路旁常有农民卖瓜果蔬菜,纯朴的乡亲总会拿出一份让我们“先尝后买”。大多数人尝过了会买一些,倒也不乏个别人只尝不买,还借口不合口味。其实,敢于让人当面品尝的,肯定质量可靠,且符合大众口味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价钱合适,我都是直接购买,遇上特别恳切推辞不过的才尝一尝,只要尝过就一定买,不能让卖主失望或损失。就在今天早上,小区门口一个菜摊,只卖红红的柿椒,颜色鲜艳,圆润饱满。我问价钱,得知小一点儿的一块钱一斤,那堆大点儿的一块五一斤。然后,正在付钱的大妈就说:“哎呀,我不知道价钱不一样,两边都拾了,你得给我按便宜的算……”估计卖主也是第一次来,说是种得多了吃不完才拿来卖,就爽快地答应了。这价钱比超市已经便宜许多,我直接买了几个小点儿的。

 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老家,父母总教育我们“宁可穷死饿死,也不能偷别人东西。”田间地头的果树多无人看管,但村里的孩子们从来不去偷摘。大人们不光要求“人”做到,而且连放养的牛羊也不能偷吃瓜果和庄稼。于是,我们放牛时的主要工作,就是把住地头,不让牛跑进田里偷吃庄稼。人多时,每人把守一块地头,任牛羊在山坡上游荡;人少时,就紧跟在牛背后,或者干脆牵着牛鼻子走,防止它们跑进田里。当然,村里也有一户人家,大人孩子代代传承,经常偷摘村里的瓜果蔬菜,为全村人所不齿,更成为大人教育我们的反面教材。按理说,除了自家地里产的,加上隔三差五偷来的,这户人家应该过得富足才对,只可惜他家几个孩子的生活,至今还是紧巴巴的,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。

  过去日子紧张,背地里拿点儿吃的尚可理解;现在物质这么好,再去私下搞这些小动作,真的令人无语至极。虽然这些事与我毫无损失可言,但看到了仍觉得不舒服;就像那位熟人,对朋友好到无可挑剔,但我就是喜欢不起来。

  我们爱孩子是本能,关于这一点儿,连动物也能做到;关心朋友,多数人能做到。但我们的善良,为什么不能分给陌生人一些呢?在无人监督的区域,才能真正考验我们的人性。独自一人贪占便宜,危害范围尚有限;当着孩子的面占便宜,往后的影响不言而喻。

  忙完工作已经八点多,原本说好的全家散步,因时间不早只剩我一个在坚持。在小区路口等待过马路的瞬间,偶一扭头,见一位熟人,相互打个招呼。人家对我很亲热,可我,心里怎么也亲热不起来,哪怕表面上装装样子也真的装不出来。

  我们之间认识很久很久,也从来没有过节,但内心总在排斥;对人家单方面的亲热,反而觉得虚伪、造作。究其原因,还得从旅行中的一件小事说起。

  不记得哪一年,也不记得是去哪儿旅游了。唯独记住的,是早饭后返回房间的途中,一个朴实的女孩在餐厅门口卖干果,价格便宜,我们几个女游客都在购买。一种干果卖完,女孩去仓库里拿货,摊位暂时没人看管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上文中提到的那位熟人,拉开挎包拉链,把最贵的干果(好像是碧根果)往包里捧着装!一边装,一边还招呼我们“赶紧点儿”!于是围观的大伙,以品尝的名义,几乎每人一把干果。我傻傻站着,说不动心太假,但就在我犹豫着迟迟没动手之际,女孩搬着一袋干果回来了。我如释重负,赶紧花钱买了二斤巴旦木返回房间。

  自从这件事后,对这位熟人便产生了距离,再也亲近不起来,连最初建立的好感也荡然无存。至于后来,偶尔见面,仅限于打个招呼寒暄几句。若人家拉着我的胳膊表示亲热,顿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。

  无独有偶,前年暑假在学校外面路口买水果(可能是青苹果),又遇到类似的事情。因为学生放假,买卖很冷清,卖水果的只一位男士,没有家人陪同。当摊主到前面驾驶室取东西时,一位女顾客,打开电动车后座,动作麻利地把水果装进车座下的“小仓库”,然后锁上车座,装模做样地拿个塑料袋,象征性地买了几个。不认识,不了解,为了人身安全,我只能装作没看见。等人家骑车远离,我一边挑选水果,一边对摊主说,以后卖东西,最好来个人看摊……

  类似的,还有超市的副食品和小型水果区。我们每次买东西,总见到顾客以“尝”的名义,明目张胆地给孩子拈一个,乘人不备一抓一大把,然后塞给孩子,然后就不用花钱买了。甚至有些成人,也在不断“尝”着“免费”的零食。每每看到这种情况,我都悄悄告诉孩子,想吃什么就花钱买点儿,咱不能占这种小便宜。一次在鸿泰购物广场买水果,又看到一位奶奶随手给小孙子拿吃的(忘了具体是什么),没有丝毫的“不好意思”。我又趁机说教起儿子,旁边一位年轻妈妈,也开始对坐在购物车上的宝贝展开教育,“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,没买下的东西咱不能吃……”然后对旁边的人说,别看是便宜,贪小便宜吃大亏!我瞬时有了同盟军的感觉!

  其实,同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。夏秋时节,路旁常有农民卖瓜果蔬菜,纯朴的乡亲总会拿出一份让我们“先尝后买”。大多数人尝过了会买一些,倒也不乏个别人只尝不买,还借口不合口味。其实,敢于让人当面品尝的,肯定质量可靠,且符合大众口味。一般情况下,只要价钱合适,我都是直接购买,遇上特别恳切推辞不过的才尝一尝,只要尝过就一定买,不能让卖主失望或损失。就在今天早上,小区门口一个菜摊,只卖红红的柿椒,颜色鲜艳,圆润饱满。我问价钱,得知小一点儿的一块钱一斤,那堆大点儿的一块五一斤。然后,正在付钱的大妈就说:“哎呀,我不知道价钱不一样,两边都拾了,你得给我按便宜的算……”估计卖主也是第一次来,说是种得多了吃不完才拿来卖,就爽快地答应了。这价钱比超市已经便宜许多,我直接买了几个小点儿的。

 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老家,父母总教育我们“宁可穷死饿死,也不能偷别人东西。”田间地头的果树多无人看管,但村里的孩子们从来不去偷摘。大人们不光要求“人”做到,而且连放养的牛羊也不能偷吃瓜果和庄稼。于是,我们放牛时的主要工作,就是把住地头,不让牛跑进田里偷吃庄稼。人多时,每人把守一块地头,任牛羊在山坡上游荡;人少时,就紧跟在牛背后,或者干脆牵着牛鼻子走,防止它们跑进田里。当然,村里也有一户人家,大人孩子代代传承,经常偷摘村里的瓜果蔬菜,为全村人所不齿,更成为大人教育我们的反面教材。按理说,除了自家地里产的,加上隔三差五偷来的,这户人家应该过得富足才对,只可惜他家几个孩子的生活,至今还是紧巴巴的,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。

  过去日子紧张,背地里拿点儿吃的尚可理解;现在物质这么好,再去私下搞这些小动作,真的令人无语至极。虽然这些事与我毫无损失可言,但看到了仍觉得不舒服;就像那位熟人,对朋友好到无可挑剔,但我就是喜欢不起来。

  我们爱孩子是本能,关于这一点儿,连动物也能做到;关心朋友,多数人能做到。但我们的善良,为什么不能分给陌生人一些呢?在无人监督的区域,才能真正考验我们的人性。独自一人贪占便宜,危害范围尚有限;当着孩子的面占便宜,往后的影响不言而喻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